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方增先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他不满足继承却值得我们继承

——我读方增先老师的画

2012-03-01 17:30:2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吴宪生
A-A+

  吴宪生

  中国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分院院长、教授

  中国画系硕士导师

  谈论方增先老师的艺术成就,离不开特定时代的文化语境。20世纪的中国是个文化大变革的时代,中西文化的碰撞从来没有这么激烈过。作为一个艺术家,一方面面对的是悠久的传统艺术,怎么发展它,怎样在这个优秀的传统之链上再续上当代这一环的问题;另一方面,面临如何吸取外来艺术的营养,借以壮大和发展我们自己文化传统的问题,这是一个当代文化人都绕不开的两个命题。我们继承传统,不是为了重复传统,而是发展传统,是为了同传统拉开距离,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现代性;我们研究外来艺术,不是为了用它替代我们的民族艺术,而是作为对传统的补充,是为了更好地旺盛我们本民族的艺术,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民族性。既是中国的、又是现代的,就成为当下艺术发展的一个方向,而方增先老师的艺术实践正代表着这样一个方向。

  为什么说方老师的人物画创作代表着这样一个方向呢?首先,他的作品承继着中国人物画的优秀传统,具有鲜明的中国画特征:一、中国传统人物画主张“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是人物画的最高境界,传神就成为人物画创作的一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审美法则。方老师深谙传统的真谛,在他的创作实践中演绎着传神写照的智慧,无论是早期的《粒粒皆辛苦》、《说红书》,还是中年的《艳阳天》、《传艺》,近年的《母亲》、《老黄牛》;无论是单个的人物写生,还是大幅的群像创作,自始至终都紧扣着“传神”的审美法则。如果把方老师与蒋兆和先生、黄胄先生做个比较,三位人物画大家在艺术表现上各有所侧重:蒋先生是以情入画;黄先生是以气入画;而方老师则是以神入画。无论是早年的以形写神,还是晚年的以神取形,他皆把传神作为人物画的重点来研究,因此他的画最具有中国画的特征,最能体现人物画传统艺术之精髓。二、方老师的人物画造型方法是中国式的,他对传统中国画的造型方法做过深入的剖析,从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总结概括出以结构研究为中心的“团块造型”的方法,并以团块结构的理论为支架,在此基础上吸取西方素描中的一些具体的表现方法,增强了人物画的写实能力和表现性,为表现当代的人物画奠定了基础,因而他的人物画造型既有传统人物画之大势大形,又有西方写实绘画之局部的精到与深入。三、方老师的人物画表现形式具有鲜明的中国画特征。方老师潜心研究过中国传统的笔墨形式,无论是花鸟画的大写意泼墨技法,山水画的层层叠加的积墨技法,还是人物画的勾勒技法等等,都拿来为我所用。中国水墨画历来强调写意,主张写,不主张描。方老师的画是真正写出来的。无论尺余的小幅,还是七八丈的巨制,都用写的笔法来表达,因而气势连贯,气韵生动。他的语言特征具有鲜明的传统因素,他的画面构成处处体现了传统艺术的结构美,把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形式美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个杰出的艺术家绝不会仅仅满足对传统的继承,更看重的是对传统的发展,以自己的创造丰富传统。方老师以他的艺术实践推动了中国当代人物画的发展,他的绘画具有强烈的现代意识。为什么这么说呢?一、在方老师之前,没有人像他那样把传统的技法与现代的造型结合得那么好,他的人物造型有很强的现代意识,一反传统人物画造型的柔弱之气,显得阳刚、强烈、厚重甚至霸悍,具有传统人物画所不具有的强烈震撼力。尤其是其近年的创作,在早年写实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把写实的水墨人物画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他既研究传统中国画的造型规律(如团块结构的理论),又不仅仅囿于这种规律,而是给这种规律注入了新的活力(如伯里曼的结构研究方法),使传统的造型法则具有了新的活力。他善于吸收其他艺术的营养,但他的立足点始终在中国画的立场上。所以说,他的造型是现代的,但其中蕴含着中国传统的意味。二、他对于人物造型的理论研究和实践,为新人物画的创作与教学奠定了一个基础。这些理论与实践具有里程碑式的开创意义。在他之前,虽然徐悲鸿先生、蒋兆和先生也把西方的素描方法运用到中国人物画的创作,为人物画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但主要以个人的实践研究为主。而方老师从基础造型到技法表现、创作研究上形成了一套较为系统的人物画表现方法,有实践经验,有理论总结,并将其在教学实践中予以运用,推动了整个现代人物画的教学与创作的发展,影响也最为广泛。他的造型观,他的方法论是前无古人的,所以说是现代的。三、方先生对艺术形式的追求是超越前人的。无论是早期以花鸟画技法入人物画,还是晚年以山水画技法入人物画以及广泛吸取各种近现代绘画的技法入人物画,他特别注重画面的形式感,对艺术语言的运用,对画面的黑白灰的处理,对画面空间的分割与布局都十分精心,具有强烈的形式感。换句话说,他的语言是传统的(如点,线,墨块),但造句作文(构成)的方法是现代的。不仅如此,他还丰富和创造性地发展了传统绘画的语言,例如被卢坤峰老师称之为“方氏白描”的白描法,在人物画上用积墨的方法等等。他开阔的胸襟、广袤的视野、不断探索的精神,使他的人物画形式感具有了多样的变化,以适应不同的人物、主题的需要,形式和内容达到了高度的和谐。四、他的人物画形象极具个性特征,较传统人物画迈出了一大步。传统的人物画造型多程式化,明清肖像画在传统的程式化造型上有所突破,可惜未能为画坛所重,至任伯年时有所改进,方老师则又在任伯年的基础上大大地发展了。他所作的人物,工人、农民、老人、姑娘、幼童等神态各异,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把形神兼备这一传统的审美理念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他极善于从对象的表象特征中找到最能体现物象特点的东西,并把它加以夸张和强调,使人物的形象特征和性格特征更加鲜明。这种敏锐的捕捉对象特征的能力一方面得益于他扎实的造型功底,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深厚的文化素养,因而对人物的理解,对人物之内心世界的发掘较一般画家更深入。卢坤峰老师在谈方老师的文章里说,搞中国画的人,笔墨上不去,基本上就没戏了,我觉得还要补一句,画人物画的人,造型上不去也基本上没戏了。方老师的艺术实践恰恰印证了造型对于一个人物画家的重要性。五、前面说到方老师的画是写出来的,但方老师的“写”是超越前人的“写”。他的写与文人画所谓逸笔草草的写有着很大的差别。文人画强调写,所作人物大都是虚拟的人物,如道释之类,非真实人物,所写大都失之空泛;方老师所写人物,都是现实生活中实有其人的人,要以写的笔法来对待,非有熟练地把握人物形象的能力不可。方老师因为早年打下了扎实精湛的写形基础,故他下笔稳、准、狠,干净利落,笔简而形到,形到而神生,尤其是人物的五官的表现,极其严谨,而用笔却十分放松。这种形紧而笔松的表现技巧,前无古人,后人亦难以超越。

  方先生对造型的熟练把握,笔墨语言的深厚功力及对艺术形式的敏锐感觉,和不断探索的创新精神,使他成为现代中国人物画坛上的一个大家,现代人物画的一面旗帜。自上世纪50年代至今,他一直走在人物画创作的前列。他的人物画,在造型法则上达到了齐白石所说的“不似之似”;在艺术语言的表述中,处处暗含着黄宾虹所说的“不齐之齐”;在画面空间的经营上,与虚谷、潘天寿的“不平之平”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不仅精于传统的传承,更善于从外来艺术中吸取有益的营养,因而得以成就他独特的个人风格。他的人物画作品既具有强烈的民族艺术特点,又充满着现代的气息。他的艺术成就,现代人物画坛中鲜有人能与之比肩,尤其是其谦逊的品质,孜孜不倦的治学态度,耄耋之年依然耕耘不止,不断地提出新问题,研究新问题,把自己的创作推向一个新的境界,真正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他的作品是中国人物画创作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他的艺术探索精神激励着我们后来者不断进取,他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艺术人生的榜样。

  2009年11月11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方增先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