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方增先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雅昌快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揭幕 呈现“媒性的造型”

2016-04-06 19:27:40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谢媛
A-A+

开幕式嘉宾合影 

  “媒性的造型——2015~2016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于2016年4月6日下午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开幕仪式。

  本次展览由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主办,上海大学中国书画研究中心承办,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协办。展览由汪大伟总策划,尚辉担任学术主持,策展人丁小真。

  本届年度展的主题为“媒性的造型”,依旧围绕造型展开。展览分为“本体与本源”、“语言与精神”、“媒材与造型”三个部分,邀请国内外艺术家45位,其中30位是上大美院教师,展示各种媒介的作品70余件。

 开幕式现场

  受邀参展艺术家阵容强大,有方增先陈家泠、张培础、王孟奇、卢辅圣、仇德树、韩峰、刘健、王大平、白璎、毛冬华、贺戈箫、周隽、倪巍等水墨画家;有全山石、王劼音邱瑞敏徐芒耀、黄阿忠、姜建忠、章德明、李朝华、秦一峰、石至莹等油画家,并特邀已故油画家俞云阶先生作品参展;有陈妍音、王建国、夏阳、张海平、蒋铁骊、韩子健、肖敏、邱加等雕塑家;有版画家周国斌、桑茂林;摄影家敖国兴;影像艺术家Bill Brand (美国);陶艺家康青;玻璃艺术家王沁;首次呈现羊毛作品的金江波;刺绣艺术家王秦;综合媒介艺术家Vincent Ward (新西兰)、Katy Martin(美国)及数码艺术家朱宏。著名艺术理论家曹意强先生此次以艺术家身份携2件速写作品参展。全山石、徐芒耀也同时展出素描作品。

 展厅现场

  展览作品涉及13个门类,以期多维度地探讨造型与媒材的关系,并对当下艺术创作的造型诸问题展开深入而广泛的讨论。开幕式举办座谈会,并拟于4月举办学术研讨会暨闭幕式。

艺术家陈家泠 (左)、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汪大伟(右)

  展览同期在上大美院美术馆3厅(三楼精品典藏室)推出《美之演绎》文献展。此外,年度展与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PACC)合作的国际驻地艺术家项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来自美国和新西兰的3位跨媒介艺术家,除了参加年度展,并于3月19日在K11美术馆举办名为“多维的时空”的讲座。

展览总策划、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汪大伟

艺术家全山石

上海大学副校长徐旭宣布展览开幕

  展览总策划、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汪大伟表示,展览由年度展为名,持续至第四届,展现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以学术为上“的治校方针,展览提出“造型”的连续主题,也是将探索美术创新与教育的研究模式,从实践印证到问题的再指出,同时也是具有科研性的一种探索。

展厅现场

  针对本届年度展的主题“造型”,策展团队从去年秋季开始陆续推送每一位艺术家的微信,在介绍艺术家作品的同时,着重询问他们对造型的看法。这种类似田野调查的方法,为本次展览打开了造型之于艺术创作的多元解读的宽广空间。

曹意强 《包豪斯与创造力国际研讨会速写之八》

  著名艺术理论家曹意强先生此次以理论家和艺术家双重身份参展,采访中他尤为突出的一个观点就是,艺术家是个个不同的独立体,艺术史、理论家则是后知后觉的归纳者。

王孟奇  《山川半壁任清啸》 

  与西方相对的,中国传统造型体系又如何呢?上大美院老教授,中国新文人画代表人物王孟奇先生说:“造型”一词似乎来自西方,颇有科学塑造的含义。然而与西方绘画相较,中国画则精于“摄取”。一个“摄”字就仿佛包含着并非外在形态,而在取人精血,摄人魂魄之意。按照中国人的理解,外在躯壳不过是一幅臭皮囊而已,要紧的是魂魄或灵魂,在中国绘画中则往往被称为神。中国画中一切表现只为传神达意,并非单纯为了状物肖形。故得神得意者必得形,不必计较于“似”。

方增先  《远望》 

  在美院的中国画系,另一支西方造型训练与中国笔墨相结合的学派,当属以方增先为代表的浙派人物画。他通过方子虹先生的微信留言,口述观点:“写意,一般从外表看是一个不经意的东西,随手抹来抹去,但事实上,它是经过长期的锻炼得到的经验。形体、结构、水墨,要相当熟练,在心里非常有数。所以,看上去不经意的东西,必须事先多作练习,多作准备。下笔看过去不经意,实际上每笔出来都是有来历,都是经过事先准备才能达到的。”两位的话语及作品并置一处,耐人寻味。

 

卢甫圣作品

  理论与书画兼长的大家卢甫圣先生的论述并未直面造型,然而其高屋建瓴的知性智慧,似乎就是对形而下的超越性预言:“绘画之所以存在,并非为了把可见的东西重复一遍,而是为了把看不见却又应该看见的东西变成现实中的可见物。在这个不断创造新的可见物的过程中,人们充分运用感性、知性和理性,运用想象、意趣和机杼,或切入或游离或超越于历史发展脉络,为视觉形态的日益丰富带来了无尽可能。时至今日,一种更加偏重知性的艺术选择渐渐崛起,它往往将具象与抽象、本体与跨界、存在与虚拟、哲思与观能糅合起来,从中西古今相交错的时代语境中捕捉亦此亦彼的灵感,使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尽可能趋向于知一知二之间。”

  “具象与抽象、本体与跨界、存在与虚拟、哲思与观能”,正是我们身处其中的当下境遇。而“从中西古今相交错的时代语境中捕捉亦此亦彼的灵感”,不正是我们当代艺术家正在从事的精神劳作图景的写照吗?

仇德树  《裂变》 综合材料  2015-2016年

  以裂变系列创造出自己独特艺术语言的艺术家仇德树,则将媒材看作艺术造型最为关键的环境:“艺术上的造型不是主要的,具象和具象存在的价值,抽象有抽象的长处,抽象有哲学上的思考, 而具象容易与人们心灵传统产生呼应,媒介是造型最关键的环境,艺术家的造型、语言都是通过媒介来变化的,一代人解决一代人的问题,每个时代的人都要接受每个时代的挑战,我们这一代人是解决如何把传统发展到当代。”

  然而在更为年轻的艺术家那里,造型并非一个原则性的概念。

陈妍音《1963- 父母》

  陈妍音的雕塑都是根据真实的照片来创作的,她并没有希望在作品中寄寓多少微言大义;也不着意于在具象雕塑的技术上的探索。只是希望如实地根据照片来塑造,通过雕塑、绘画来拼接自己关于母亲的一生,重现母亲的生命历程。“记忆在时空中停留着,储存在每个个体的心中,心于时空没有边界和隔阂,留在记忆中的情和型也没有边界和分离之说。某种情怀所至,随心造境,昙花一现,然又留存于记忆。周而复始,就在忆,型,造之中。”她的方法论和背后的故事,触动到人心的深处,真实、沉重、伤逝。艺术是自我救赎的途径,唯此足矣。

 

韩峰《远方的盛开》

  与理论家不同,韩峰的观点更为直接,他率性道出了这一代艺术家的共同话语:“‘造型’在美术学院里看上去是就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但艺术发展到当下‘造型’并不起决定性作用,太强调造型反而会有束缚和限制。尽管我的作品‘造型’极其重要,但不是‘造型因素’重要,艺术因人而异,没有规定和界限,艺术最初的出发点不该是‘造型’。其实艺术最重要的应该是没有什么规定,大家认为很重要的你可以认为不重要,大家认为不对的你可以认为是对的,试着找另一种可能,这才是艺术的最初的出发点。艺术的出发点不是去谈‘造型’,不是一根线条应该怎么去画,这个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

  展览将持续至4月28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方增先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